激情公告

332aaa.com/窖的木板完整的展现在人前时,聂书瑶带着众人离远一点,只留下刘捕头来揭开地窖。 刘捕头也大概明白了这里面会有什么,因为那股难闻的味道更重了。看到众人离得远了便摒住呼吸。 “嘠嘠!”沉重的木板打开。一股难闻的气味差点将他熏倒。 刘捕头急急地离开了那里,跑到众人身边,脸上的汗珠不要钱似地往下流。 “这。这是……?” “嗯,我猜应该是,
了宋云飞信中所说的巡抚,这两者会有联系吗?(未完待续)第092章 官司至 吴县令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问:“聂姑娘对此有何看法?” 聂书瑶嘴角一扯,干笑两声,她能有什么看法?眼前这位县令虽说是贬官至此,想来手段也不一般,这种大事哪有她这个小女子说话的份呀。 于是她故作无知地说:“听说凡是做了御史的都是极清明的人,这怎么还能纳妾呢?” 吴县
。 还有最后一位貌似官家小姐的车夫,是位老者,可怎么看这老人家都是有点来头的,还有他身边的押车少年,想来应该不是一般人。也得查! 就在她在屋内来回踱步时,聂天熙进来了。 “姐,发生了什么事?” 聂书瑶拉着他坐下,雨芹在门口关好门,坐着小板凳听外面的声音。 “熙儿,你先听我讲,一会你跟宋大哥说一下,让他派宋青接替五娘在车里住一晚…
的。” 看雨芹还是不大懂,又道:“既然大家的作案手法差不多,唯一留下的就是那字条,也只能从这里判断一二了。当然,这只是参考。看来风月是真想将庞巡抚引到咱们这里来呀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 “为什么?”雨芹是个很好的倾听者,到了关键点总会发问。 聂书瑶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家小姐我也不懂啊,感觉不像是刺杀巡抚。若是想刺杀他的话在哪里不能杀啊,非要332aaa.com/

分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