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列表

激情公告

个摇头背书、虎头虎脑又略显迂腐的小子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穿着一袭学子衣衫,稚嫩却不失敏锐的青葱少年。 “嗳!熙儿真的长大了。”她笑着轻叹,“好了,快去睡吧,明天一早我们还要出去办事呢。” 聂天熙走后,聂书瑶的嘴角也慢慢地耷拉下来,弟弟的成长她看在眼里。但绝不能沾上宋云飞那厮的坏习惯。 次日一早,聂书瑶带着他们便出了聂家。 这时洒扫的婆
书瑶想先将悬崖炸出一个缺口,让河水分流一部分;再将那小土山移平,这样的话就算是不能让小清河干涸也能让河水大减。 她问过黎大山,此地在夏末秋初之时,十天半月不下雨也是正经的,如此一来连老天也在帮忙。 悬崖边的炸药是江毅装的,火也是他点的,谁让他功夫最好来着。聂书瑶使唤起人来毫不手软。 好在,火药做得很成功。用聂书瑶话来说,是黎家寨祖先留下来的
聂书瑶只得忍受着,也不管这些东西有没有过期,好在脸上没传来异样的反应。 江毅在她们化妆时,站在一边说着原大寨主的事。 “青苍寨原大寨主名叫张虎,风月三年前将他一刀斩了后取而代之。实际上张虎并没死,只是受了重伤跌入了悬崖中。这三年来青苍寨的人越来越少也跟他有关。” “是被他暗地里笼络了吧,看来风月在这里也并非是一家独大呀。”聂书瑶笑道。
宋云飞嘿嘿一笑,一改慵懒姿态,讨好地说:“天熙啊。不愧是你姐姐教出来的。一看就知我心里有鬼。实不相瞒,我跟那吴中候的次子有些交情,德胜楼的事怕是会派他来,到时跟他见面实在是不好,就想着出去躲躲了。” 聂天熙皱眉道:“我姐知道吗?” 宋云飞摇头,“你可千万别告诉书瑶呀,要不然我的形象全毁了。” 聂天熙眉头再皱。问道:“你以前的形象真的那么糟
充足了。不过作为破坏者,她没有任何压力。 “小顺子。想不想做掌柜?”她看着在整理布料的小顺子轻声问。 聂书瑶坐在靠椅上悠闲地享受着雨芹恰到好处的捏肩,有丫鬟的日子过得真舒坦。 小顺子被这话先是吓了一跳,随即便兴奋起来了,问道:“东家小姐是要开新店了吗?” 聂书瑶觉得他机灵,不像店里的另一个伙计那么呆板,可以培养着做个掌柜。随点点头道:
这几个员工竟然一起跑出来听歌,把公司就那么扔下了。 “柴姐,我们也是想第一时间听听赵宸哥的新作,况且今天是赵宸哥第一天进公司,如此值得庆祝的日子也给给我们些福利吧。”周渝民半撒娇半讨饶,让本来紧绷着脸的柴智屏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。 “算了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柴智屏实在是受不了自己手下这几个员工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了,只得就此作罢。 “柴姐英

分页